郑州雕塑制作_郑州汇贤雕塑博客站

郑州雕塑制作公司博客站

雕塑欣赏: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雕塑与建筑的严谨结合

卡纳克阿蒙—瑞神庙的西南门,有一条3公里长的排满狮身人面像的金光大道,直通紧挨着尼罗河干流的卢克索神庙。这座宏伟的神庙是献给阿蒙神和他的妻子穆特及儿子孔苏的。它的兴建始于公元前14世纪第十八王朝阿蒙诺菲斯三世时期,主要工程是在第十九王朝的拉美西斯二世时期完成的。

由于卢克索神庙的主体是比较集中的在两个多世纪内完成,所以,总体布局也比较连贯完整(图1-031)。但有意思的是,主轴线到第一庭院后的第二塔门的柱厅处却折向西南。这种布局也许是顺应了尼罗河的弯曲所致。也正是因为它比较完整,雕塑与建筑的结合也更为严谨,尤其是在拉美西斯二世扩建时。这位古埃及乃至全世界最热衷于建造自己雕像的君主,使得卢克索神庙的前半部变成了极具魅力的雕塑与建筑的综合体。

036-3

图1-031 卢克索神庙复原鸟瞰图

公元前14~前13世纪

紧贴尼罗河的卢克索神庙布局严谨,保存相对完整。

神庙入口处的塔门往往是集中表现的重点。卢克索神庙的入口大塔门更是典型。这座由拉美西斯二世兴建,高约15米的塔门比卡纳克阿蒙—瑞神庙的第一塔门要早出好几个世纪(图1-032、图1-033)。厚实高耸的梯形塔门正面刻满浮雕,画面中是拉美西斯二世站在马拉战车上指挥与赫梯人战斗,箭射敌阵的形象,浮雕刻得极浅,内容丰富而生动。塔门前竖立着4根旗杆,作为前方6尊拉美西斯二世法老雕像和2座方尖碑的华丽衬景,又不致喧宾夺主。法老雕像中的2尊坐像分列入口两旁(图1-034),4尊立像则分列坐像两旁。郑州雕塑

坐像和立像同高约10米,而坐像因体量较大而使入口更被强调。2座方尖碑高约20米,分列在2尊法老坐像的外侧,方尖碑的碑顶轮廓突现在塔门的影像之上,闪着金光,使呆板的塔门显得富有变化。方尖碑上刻的象形文字的铭文写道:“一个令人生畏、力大无穷的君主,他的声望使所有的土地在他面前颤栗。”(其中一座方尖碑于1829年被移到了巴黎协和广场。)这样,第一塔门完整的艺术效果便呈现在金光大道的尽头。6尊同样形象,或坐或立的硕大雕像,动作凝重,表情庄严;作为背景的塔门实墙上满是渲染拉美西斯二世赫赫战功的浮雕图像;直插天空的方尖碑似乎赋予法老无比的神力;再加上尺度的强烈对比,使区区小民不由自主匍匐在地。城市白钢雕塑制作费用多少

036-2

图1-032 卢克索神庙大门复原示意图

这座大门完全是拉美西斯二世的纪功碑。

036

图1-033 卢克索神庙大门

高15米

公元前13世纪 埃及底比斯

缺少了一座方尖碑和三座立像的大门依然透出历史的厚重感。

037

图1-034 卢克索神庙门前的拉美西斯二世坐像

公元前1260年

极富建筑感的雕像使神庙入口更添庄严。

进入第一庭院,在图坦阿蒙和霍尔海勃两位法老时期所建的大列柱前,又是拉美西斯二世的巨型雕像。两侧柱廊的柱间又是多座拉美西斯二世形象的奥西里斯冥神像。坐像背后的两行14根高约16米的巨型石柱,对人们施以精神上的重压。其两边的隔墙外,各有长约50米的浮雕带,描绘了每年7月,尼罗河水泛滥时,从卡纳克阿蒙—瑞神庙抬起装在圣船上的阿蒙神像,来到卢克索神庙,在尼罗河上作10天巡游的场面,真实记录下三千年前,古埃及的祭祀习俗生活(图1-035)。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冲破了为宗教政治服务的桎梏。不知这个题材是否是官方设计?河南城市景观雕塑制作

037-2

图1-035 卢克索神庙浮雕

这是一幅欢度宗教节日的浮雕。人们抬着阿蒙神所乘的,罩着帷幔的镀金三桅帆船,走向尼罗河。整个国家都沉醉在节日的气氛之中。

穿过第三塔门和列柱庭院,就来到最后的圣堂。整个神庙的通道和空间也是逐步收紧。通道越来越窄,地面逐步垫高,空间越来越小(图1-036、图1-037)。小小的圣堂的四壁及天顶均挤满了浮雕,内容都是对神的祭祀和供奉。很多地方原来的颜色时隔三十个世纪仍保存尚好,真是奇迹。圣堂是神庙内最隐秘的所在,一般只有最高级的神职人员——大祭司在这里对着君主传达神谕。在这样一个狭窄昏暗,四周都刻有奇异神像的神圣空间里,哪怕是自命为神的传人的法老王,也会受到有力的心理感应吧。城市景观雕塑制作哪家好

037-3

图1-036 卢克索神庙第二庭院的柱厅

纸莎草束柱式的柱廊构成层层庭院,步步压缩的空间。

037-4

图1-037 卢克索神庙庭院的雕像

右侧是冥神奥西里斯像,左侧是拉美西斯二世法老像。柱间用圆雕填满,也是埃及神庙惯用的手法。

在热衷于为自己树碑立传的众多法老中,拉美西斯二世可算得上最好大喜功、登峰造极的一位。他在位的67年中,建功立业虽然赶不上他的先辈图特摩西斯三世和西提一世,但也努力扩充疆域,创造了古埃及历史上的黄金时期。这位活到九十多岁的法老有30多位妻妾、100多个子女,仅留下姓名的就有45个儿子和40个女儿。他极力神化自己,不仅要如其他法老那样,死后成为奥西里斯冥神,活着时他就要和太阳神阿蒙—瑞平起平坐。目睹先辈如阿蒙霍特普三世的宏伟陵庙和巨像,其父西提一世的壮观神庙,他要“后来居上”,利用殷实的国力,运用建筑和雕塑,把个人崇拜发挥到古今之极致。他对雕塑的酷爱和着迷,真正可谓人类雕塑史上的第一君主。他亲自勘察石矿并监督施工,下令为自己雕刻无数巨像。仅现存的20米以上的就不下9座,8米以上的不计其数。在他的祭庙中,就在第一庭院,一尊高达22米的坐像,至今仍横卧在那里。这尊独石刻成的花岗岩雕像估计重达上千吨。他曾这样告诉那些杰出的雕塑家:“我知道你们工作积极,能力过人。工作对一个无饥饿之忧的人来说,是一种享受。谷仓里堆满了为你们准备的粮食,你们中没有人要为没日没夜的贫困而烦恼。”他夸奖他的雕塑家:“你们,我的工匠们,根据你们的力量与高超的技术,我选择你们来为我建造无数的纪念碑。你们知道花岗岩的类型,知道砂岩的秘密。啊!你们是勤奋的工匠,我会像你们树立的纪念碑一样万寿无疆。”人物铸铜雕塑哪家好


cache
Processed in 0.0073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