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雕塑制作_郑州汇贤雕塑博客站

郑州雕塑制作公司博客站

建筑雕塑典范五腿人首翼牛像

  

  巴格达东南约300公里处的乌尔遗址,是世界上已知最早的城市,有着七千年历史。上世纪20年代的考古发掘中,在乌尔王陵这座有70多人殉葬的豪华墓穴中,发现了一尊用天青石和黄金叶片制成的正在吃树叶的公山羊像(图2-001),和一架用金制公牛头像装饰的竖琴。这些与古埃及大金字塔同时期的优秀艺术品,其成熟的程度令人惊叹。

  《吃树叶的公山羊》

  黄金天青石

  约公元前2450年

  乌尔王陵出土

  姿态独特,表情庄严,颇有神气。如此精良制作,竟是四千多年前的作品。

  在乌尔以东约50公里处的拉迦什遗址,发现了公元前2100年的君主——古地亚王子的雕像;在西部的马利(今叙利亚境内)也发掘出许多神祇、祭司、君主、统领、官员和乐师的小雕像,一律双眼平视,双手紧握贴在胸前,时代约在公元前18世纪;在巴格达以东的阿斯马尔圆丘神庙遗址发现的古老神明雕像,则是公元前三千纪前期的作品。

  上述这些均是小型陈设性雕塑,并非与建筑相结合、有着固定位置的。

  本地区真正与建筑密切结合的高水平雕塑的出现,一直要等到公元前9世纪,新亚述帝国的兴起。在此之前,虽也曾出现过几件优秀的浮雕作品,如公元前23世纪古亚述国的纳拉姆·辛石碑和公元前18世纪古巴比伦国的汉穆拉比法典石碑,但这只是极少的特例(这两件作品均在两河东南的苏萨被发现,是埃兰人作为战利品掠虏而来的)。进入公元前9世纪的新亚述帝国时代,建筑与雕塑的融合迎来一个真正繁荣的时期。

  在现今伊拉克北部底格里斯河的沿岸,亚述帝国在尼姆鲁德、豪尔萨巴德、尼尼微等地先后建立了宏伟壮观的宫殿群,以大量卓越的浮雕作品装饰起来,开放了人类雕塑史上又一朵奇葩。这些极具特色的作品先后被英国人和法国人于19世纪中叶发掘出来。

  而这其中,最为人所注目的,当推五腿人首翼牛“拉马苏”(图2-002)。这一奇妙构思并非亚述雕塑家的首创。在兴盛于公元前16世纪的赫梯王国的首都哈图莎什近郊的大神庙里,曾发现一只水盆,盆上雕刻着一头狮子。从侧面看它正在行进,是浅浮雕;从正面看,它又是挺胸屹立的高浮雕,一共有五条腿。这种处理手法实为亚述五腿人首翼牛的先声,时代却要早出千年。哈图莎什城南的一座城堡大门,其两侧门框上也刻着长翅膀的人首兽身雕像(图2-003),其时代是公元前14世纪。这也可能是亚述艺术家直接借鉴的范例。

  人首翼牛拉马苏雕像

  石灰岩 高4.2米

  公元前8世纪亚述豪尔萨巴德这类独特的怪兽雕像守卫着尼尼微、豪尔萨巴德、尼姆鲁德的许多王宫门口,是皇家权力的最重要象征。

  哈图莎什城南的怪兽大门

  公元前14世纪 赫梯王国首都在城市南方的耶卡布丘上的城堡大门,刻着有翼的人兽混合体,更像是亚述拉马苏雕像的前奏。在史料中记载,公元前13世纪赫梯曾从巴比伦借来几位雕塑家。

  亚述帝国于公元前13世纪成为两河流域霸主后,经一段衰落时期,于公元前9世纪东山再起,进入鼎盛期。公元前883年~前859年在位的亚述纳西尔帕二世于底格里斯河畔的尼姆鲁德,建起了高台上的豪华宫殿(图2-004)。豪尔萨巴德的萨尔贡二世王宫也建在高台上,是一座堡垒式的宫城,四周有厚达6米的土坯城墙,间有守卫塔楼(图2-005)。其入口拱门两侧布排着高4米多的石雕:五腿人首翼牛的拉马苏雕像(图2-006)。墙面上贴有蓝色釉面浮雕砖,石板墙裙上刻着驯兽人的形象。内院和甬道的石质墙裙上都刻着群臣鱼贯行进的浮雕。刻有浮雕的墙裙又发挥着保护土坯墙根部免受潮湿和碰损的实用功能。

  公元前8世纪 今伊拉克境内此遗址于19世纪由英国人H. A.莱亚德主持发掘。

  萨尔贡二世王宫复原图

  豪尔萨巴德菲利克斯·托马斯作王宫四周有塔堡守卫,还有许多内院。这些门口都有拉马苏雕像。

  萨尔贡二世王宫正立面复原图

  楚地交代了拉马苏雕像所处的环境。

  五腿人首翼牛像在雕塑与建筑交织的历史上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它巧妙地兼顾了人们行进过程中不同时间段的观看效果,恰当地转换了时空,突破了自然形态的束缚,可以说已具备了现代雕塑的观念(图2-007~图2-009)。

  萨尔贡二世王宫内一座神庙门口的复原图

  雕塑将王宫内院装饰得十分华丽。

  弗里德列克·库柏作

  这两尊像是人首狮身。

  这是按照发掘现场的环境尺度布置起来的。拉马苏是某种超自然的精灵,比神要低一个等级,与神分享着自然和特权。

  人与兽的形象综合最早出现在公元前25世纪的埃及大狮身人面像。到了亚述,它长上了双翼,刻画更为具体。而且,有的是牛身牛腿,有的是牛身狮腿(在宫门口的是带牛腿的,而在觐见室走廊两侧的则是带狮腿的)。神兽变成了人、牛、狮、鹰四种动物的综合体,更加富于想象力。

  在尼姆鲁德还发现过一件有趣的神兽石雕,牛身狮腿有翼,上半身却有人的双臂,左臂弯曲抱着一匹小马。还有的神兽石雕的人首不是正面向前,而是旋转90度(图2-010)。这些都可以称之为各种不同的变体吧。

  公元前8世纪

  巴黎卢浮宫陈列

  根据位置的不同,考虑到观者的视觉而安排不同的姿态,显示了作者的周密构思。

  人首翼牛石雕的主题构思,是把人的智慧、牛的健壮、狮的勇猛和鹰的自由结合在一起,以此理想神力作为皇家的保护。从艺术手法上看,头部形象自然已不是古埃及的法老,而是两河流域当地君主的发式和盔帽。它兼具庄严和一定的动感。形体的刻画严谨而深入,有极强的体积感和概括力。胡须和翅翼的繁,与躯干、面部的简,形成强烈对比。再加上4米多高的尺度,其感染力和冲击力是极强的,堪称建筑雕塑的典范之作。

  此类雕像至今共发现有28件。有一件被法国人在运输过程中,沉没于底格里斯河中。其他的分散在法、英、美、俄等国的博物馆里。它不仅影响到附近伊朗高原的波斯王宫,而且也影响到公元前7世纪古希腊的斯芬克司雕像和后来出现的半人半马怪山陀儿的形象。

  新亚述帝国的几位君主一面穷兵黩武,向外扩张掠夺,一面大建宫室。公元前879年,亚述纳西尔帕二世在豪尔萨巴德建了西北宫,其子沙尔马尼瑟三世在尼姆鲁德建新宫,规模更大。萨尔贡三世建新都城行宫杜尔·沙鲁金,未全部建成。西拿基立迁都尼尼微,又建造了“举世无双”的综合建筑——西南宫。其继位者以撒哈顿又建新宫,未竣工。这几座宫殿,不仅在大门口及外墙上,而且在内院墙面上,入口通道、觐见室、庙宇、藏宝室内,都装饰了精美的浮雕作品(图2-011)。

  尼姆鲁德

  雕塑装饰琳琅满目,炫耀着国王的神奇威力。

  在亚述纳西尔帕二世的觐见室入口处,墙基上有一块砂岩,上有大段文字雕刻:“我按照自己的爱好,用象牙、枫木、黄杨木、桑木、杉木、阿月浑子木修建了宫殿,用石灰石、雪花石雕刻的动物,装饰宫门。”有的君主还亲自参加神庙宫殿的修建。公元前660年的一块石碑,刻出了当时的君主亚述巴尼拔头顶满满一筐土参加劳动的场面(图2-012)。极为珍贵的是,西拿基立还在一系列浮雕上,按步骤记录了制作拉马苏雕像的全过程:从劳动者在采石场切割大石块开始,一直到将部分加工过的石像拖运到宫中(图2-013),交由工匠进行最后阶段的雕刻。上面还留有文字记录,详细描述所用石材的类型与来源。这些是用楔形文字刻的,有的刻在巨兽的肚子上,有的刻在大腿中间。就是这位十分热衷于巨兽雕塑的西拿基立国王,有史书记载,他在一次做礼拜时被一尊突然坍塌的带翼神牛雕像砸死了。

  公元前660年

  古朴的手法刻出这位国王头顶满满一筐土,参加重建巴比伦马尔杜克神庙的劳动,表明国王负有修建和维护神庙的责任。

  这是尼尼微的西拿基立国王宫殿中的浮雕画面。一系列石刻浮雕真实地记录了拉马苏雕像加工和搬运的全过程。国王站在车上指挥,工人们分成四列将巨石拖出采石坑。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42 Second.